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媒体 >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健康时报:个子矮怎么办?权威专家有话说!

  1. 2018-04-05
  2.   
  3. 分享到:

3月18日,由人民健康网、健康时报社联合主办的人民日报•人民网2018全国“两会”特别节目——“健康中国人”系列圆桌论坛之“理想身高 美好生活”专场在北京举行。
 
老人常说,“23窜一窜,25鼓一鼓”。这是人们对于理想身高的一种美好愿望,但是个子矮有时确实困扰着人们。总体来说,“个子矮”主要可以分为两类人群,一种是病理性的矮小患者,可以称为不可接受的矮小,约有700万。另一类就是对目前身高不满意或者为了更高要求希望再长高一点的人群,或者说是“美高”,这样的家庭约有3900万个。
不管是为了治疗矮小疾病,还是为了更有魅力,对理想身高的追求都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那么该如何让有需要的人实现长高的愿望呢?专家有话说!
 
临床治疗矮个子怕遗传?长高要有个好时机 
 
巩纯秀教授  北京儿童医院内分泌遗传代谢中心主任
 
“别再期待二十几岁还能长高了,那就太晚了。”北京儿童医院内分泌遗传代谢中心主任巩纯秀教授在介绍说,确实有早长和晚长这个说法,这主要取决于孩子的性发育早晚。
 
正常生长规律,女孩子发育期在8-13岁这个阶段发育,基本发育到中等程度的时候,出现窜个儿;男孩子定义是9岁-14岁,这是窜个儿的时期。如果二十三、二十五,时间就太晚了。变声和月经初潮是标志孩子进入青春期发育后阶段的特征,这个阶段孩子的骨骺已经接近闭合,身高增长进入倒计时。所以身高早长或者晚长,需要定期监测骨龄来确定。
 
而矮小包括有生理性和病理性的,病理性的一定要治疗,生理性的常常和遗传是相关的,所以早诊早治就很重要。因为有一个窗口期,发育期一旦过去,就很难有治疗办法了,给再多的生长激素也没办法了。全国矮小人士联谊会会长逯家蕊女士就是错过了最佳治疗期的一个例子,本应该更高一些的,但是因为治疗错过了窗口期,最终只长到了1.16米,留下了遗憾。
 
药品开发生长激素从无到有,从有到优 
 
杨志敏部长  国家药监局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评审中心化药一部
 
国家药监局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评审中心化药一部部长杨志敏介绍,生长激素最早是在国外研发生产的,国内没有。经过多年的努力,国内制药企业开始生产我们国产的优质生长激素,解决矮小患者对于药品的需求。这是一个药品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过程。
 
金磊博士  长春金赛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金赛药业总经理金磊博士介绍说,国内研发生长激素的步骤上,第一代是仿制粉剂,第二代金赛的水剂产品质量已经在国际上领先,经过十多年研发又推出了第三代每周用一次的长效生长激素,这个长效生长激素是完全领先全球的。从开始的每天需要患者皮下注射到每周一次的长效药。再到接下来最新正在研发的口服生长激素,每一次都是药品的创新发展。为了满足中国矮小患儿的长高需求,我们需要持续提供高品质的在全世界都领先的生长激素产品。
 
国家支持安全有疗效的药品可优先审批 
 
逯家蕊女士  全国矮小人士联谊会会长
 
像家蕊一样的患者,最好的药物就是生长激素。人的生长是骨骼不断增长,从软骨的骨骺和长骨的干骺端细胞的不断分裂融合,这样逐渐长长了,这个激素就作用在软骨板。刺激它的分裂、分化,不断地增长,促进身高的增长。如果在早期能够发现身材矮小,开展专业治疗,会达到正常身高。
 
有效的药物,安全性也是很多患者和家属关心的问题。疗效和安全性是一个药物能不能上市的两个重要因素。
 
常听说吃了激素会水牛背、满月脸,北京儿童医院巩主任介绍说,大家谈激素色变主要是误解,把糖皮质激素误认为是生长激素了,常提到的水牛背这类的副作用常常是糖皮质激素,糖皮质激素用在一些免疫性疾病、慢性肾脏疾病、红斑狼疮等等,这种激素用起来是因为它的药理作用会出现这种副作用。
 
一个药品的产生,不是那么简单的。国家药监局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评审中心化药一部部长杨志敏提到,首先是有这个疾病需求,把作用机理搞清楚了,再有针对性地用基因重组的方法来制备生长激素来使用。
 
杨志敏部长说:“我们国家之前在药品审评审批时间比较慢,所以近几年开展了审评审批制度改革,优化审批流程,大力推动了改革措施,大大缩短了审评审批时间,以前两三年才批出一个临床,现在五个月,未来更短。对于这些临床有优势的产品,会采取优先审评,可以缩短到六个月,大大推动了新药上市,给企业带来了好处,更重要的是使患者得到及时治疗,这是我们目前鼓励国产创新的政策。
 
医保护航更主要的是雪中送炭而非锦上添花
 
在逯家蕊女士接受生长激素治疗的时候,一天的费用是400元人民币,而当时她父母一个月的工资总和也没办法支撑她一天的药费。而且,儿童矮小里面的生长激素缺乏症其实常常来自于偏远地区、贫穷地区,因为这些矮小孩子除了基因造成的以外,还和一些出生的异常有关。大家都希望生长激素要是能纳入医保报销就缓解了这个“贵”的问题。
 
董朝晖副主任  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医疗保险室
 
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医疗保险室副主任董朝晖介绍说:“其实,生长激素已经纳入国家医保目录了,而且是十年以前已经纳入了。目前事实上确实存在许多地区患者仍然得不到有效的报销,这与我们国家医保制度设计发展的历史以及医保支付能力、管理方式有关。”
 
而且,对于哪些需要使用生长激素的人很难界定,有的是矮小患者,确实需要药物治疗,而有的人是想要更完美的身高,如果医保再去承担这部分人的费用,那么其他那些需要治疗的病理性的患者就会分得的更少。
 
蛋糕总共就那么大,这多了那就少了,必须把这笔钱都花在刀刃上。我国的医保更多的是“雪中送炭”,保证最需要的那类疾病、患者治疗的需要,让他们过上体面的生活,目前对于更多人的需要还满足不了“锦上添花”。
 
总之,对美好生活,对美高有追求的孩子,经济条件允许的可以家庭自行使用生长激素解决。对于病理性的、不可容忍的矮小,已经受到公众的歧视,受到伤害,对未来生活造成困扰的矮小患者,应该给予国家的生长激素医保报销。
 

意见反馈

欢迎填写表格或发送邮件至:.

感谢你的宝贵意见

可否留下您的联系方式!如有需要,我们可能与您进一步沟通。

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码!
请输入正确的邮箱格式!

您的反馈,我们已收到,再次感谢!

我们会继续努力,把网站建设的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