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媒体 > 相关文章

相关文章

赛增水剂 让我告别矮小

  1. 2018-05-16
  2.   
  3. 分享到:

  伴随着第一声啼哭,我来到了这个美丽的世界。我叫小思,来自重庆市巫溪县,今年12岁了。我是一个文静的小女孩。
 
  从小,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比同龄人矮上那么一大截,为此,我受尽了同学们的嘲笑,他们给我起了很多绰号:“小矮人”、“矮冬瓜”、“柱路棍”……这让我觉得很自卑,爸爸妈妈也对此很着急,带我到处去比较权威的医院检查,可医生都说没问题,爸爸妈妈也只得作罢。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和伙伴们的身高差距越拉越大,爸爸妈妈心急如焚,不知道该怎么办。终于,在2015年的暑假,他们带我去成都的华西医院检查,当时我身高只有124.5cm,医生告诉我,我差了同龄孩子15.5公分,在经过医生的诊断后,他们发现我有生长激素部分缺乏症,唯一治疗的方法,就是注射生长激素,医生给我们介绍了赛增生长激素水剂但费用较贵,再加上从重庆到成都的路费,一年要几万块钱。这对于我们这个家庭来说,压力无疑是巨大的。
 
  听到这个消息后,全家人都沉默了。但为了我能够长高,爸妈还是毅然的决定给我注射赛增生长激素水剂。
 
  打生长激素是个艰辛的过程,每天晚上都要打一针,至少要打一年半的时间。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有些抗拒,因为我怕疼,不过妈妈说这个不是一般的注射器这个是赛增电子笔不会疼的。没想到是真的不疼,针头也看不到完全是隐形的。而且我自己还可以给自己打针,让爸爸妈妈省心不少了。就这样过去了三个月。去成都复查,发现我长高了3厘米!我高兴极了,妈妈激动的眼泪都掉了出来。我对自己的身高充满了信心!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我已经打了一年半了,在这期间,我的身高可谓是突飞猛进,蹭蹭蹭的往上长,和同学之间的差距也越来越小,现在我身高140cm,只差同龄小朋友7公分左右了,我终于摘掉了“小矮人”的帽子。其实在这一年半里,每天晚上的一针,弄的我是烦躁不堪。我从刚开始听到要打针的恐惧,到长高的喜悦,再到摘掉“小矮人”帽子的激动,我变了很多,我再也不是那个胆小怕事的女生了,我现在越来越开朗,人缘也很不错。说来说去,这都是赛增生长激素水剂的功劳呢!
 
  赛增生长激素水剂,伴我成长,让我长高,让我变得开朗,让我变得勇敢自信,我相信,过不了多久,我的身高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意见反馈

欢迎填写表格或发送邮件至:.

感谢你的宝贵意见

可否留下您的联系方式!如有需要,我们可能与您进一步沟通。

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码!
请输入正确的邮箱格式!

您的反馈,我们已收到,再次感谢!

我们会继续努力,把网站建设的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