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媒体 > 学术支持

学术支持

第九届国际生长激素及IGF研究协会年会报道【西雅图连线II】

  1. 2018-09-17
  2.   
  3. 分享到:

第9届国际生长激素研究协会及IGF协会年会于美国时间2018年9月14日到17日在美国西雅图召开。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内分泌遗传代谢学组组长罗小平教授领衔多位来自中国的教授共同参与此次国际学术盛宴。金赛药业作为中国唯一的会员单位也参加了本次会议。  

现场照片
 
 
 
 

继来自华中科技大学医学院同济医院的罗小平教授进行分享之后,来自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的杨凡教授在16日下午进行了《Circulating IGF-1, MKRN3, and kisspeptin in girls during the onset of puberty》的最新研究进展报告。

 
 
 
杨凡 教授
 
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
 

杨凡教授首先从下丘脑-垂体-性腺轴开始讲起,引出了目前较热且较为公认的青春期启动的机制,即抑制因子与激动因子对GnRH的协同作用,而前期有基础实验提出,IGF-1和kisspeptin可能为GnRH的激动因子,而MKRN3为GnRH的抑制因子,故该研究从临床的角度出发,对以上三个因子在青春期启动过程中的表达情况进行了研究。

 

 
 
 
 
 
 

该研究的主要目的:通过对女童中枢性性早熟、快进展型青春期、单纯乳房早发育以及正常对照组的血清IGF-1、MKRN3、kisspeptin水平的检测,以探讨以上指标在青春期启动中的作用,并进一步探索IGF-1对鉴别青春期启动与否的诊断价值。

 

 

 
 
 
研究结果
 
 

1. MKRN3在中枢性性早熟、快进展型青春期、单纯乳房早发育以及正常对照组组间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但是10岁以上时,青春期已启动者出现了水平的下降,同时,雌二醇及基础LH的水平与MKRN3的水平存在负相关关系。故推测,在青春期刚刚启动或启动不久时,MKRN3的水平尚未出现整体阈值的下降,而整体阈值的下降会直到十岁以后才出现。而由于MKRN3的水平在个体的变异度较大,故并不能把其作为评价性早熟或青春期延迟的有效指标,但可以从青春期前开始对个体的水平变化进行监测和评价。

 

2.Kisspeptin在中枢性性早熟、快进展型青春期、单纯乳房早发育以及正常对照组组间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且在中枢性性性早熟、快进展型青春期患者中,初诊时的骨龄越大,kisspeptin的水平越高,同时,kisspeptin的水平与身高、体重、性激素等存在正相关关系。故推测,kisspeptin作为GnRH的刺激因子在下丘脑-垂体-性腺轴的启动中起重要的作用。

 

3.IGF-1在中枢性性早熟、快进展型青春期、单纯乳房早发育以及正常对照组组间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且在不同的年龄阶段,下丘脑-垂体-性腺轴已启动者的IGF-1水平均高于未启动者,同时,IGF-1与性激素水平等存在正相关关系。ROC曲线结果提示,IGF-1具有良好的鉴别青春期是否启动的价值,其值在304ng/ml时,Youden指数最大,而该结果同样出现在不同的年龄阶段。

 

研究结论

 

 IGF-1、MKRN3和kisspeptin均可在青春期的启动过程中起作用:MKRN3为GnRH的抑制因子,IGF-1和kisspeptin为GnRH的激发因子,此外,IGF-1在不同年龄段对鉴别青春期是否启动均具有一定的诊断价值。

 
 
 
 
 
 
 
 
 

意见反馈

欢迎填写表格或发送邮件至:.

感谢你的宝贵意见

可否留下您的联系方式!如有需要,我们可能与您进一步沟通。

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码!
请输入正确的邮箱格式!

您的反馈,我们已收到,再次感谢!

我们会继续努力,把网站建设的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