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责任 > 公益活动 > 患者征文

公益活动 - 患者征文

第五届征文展播:成长的关卡

  1. 2018-05-24
  2.   
  3. 分享到:

   “小朋友,你真可爱,是上幼儿园大班了吗?”我每次听到这样的话,总是尴尬一笑,心里像吃了黄连一样。本人名叫施云聆,今年----呃----说出来让人惊讶,上五年级。别误会,我可不是什么变异品种,只不过是得了一种病---矮小症。 

   都是五年级的“大男人”了,身高才133cm,比市平均水平低了15cm,差不多等于一本书的高度。我每次面对同学都得高仰着头看对方,就像看星星一样。在三年级的时候,我们班被抽中参加全国绿色体能指标测试。全班只有我因为身高和体重不达标而取消参加资格。看着同学们欢声笑语去参加测试,我心里很失落。 

     妈妈心急如焚带我去看医生。我第一次体会住院接受各项检查。打了许多针,抽了好多血,还一个人恐怖地躺在一个像隧道一样的机器里,叫核磁共振.....等检测报告出来,判定为矮小症。我感觉有块重达一吨的石头“咚”的一声砸在我的头上,我这辈子该怎么过!身高是硬伤大家都知道,很多游乐园里的游乐设施因为身高限制导致我不能玩。不过医生给了个坏消息也同时给了个好消息:可以打生长激素来促进我的身高。 

    妈妈配好了金赛增的水剂生长激素,告诉我这个必须每天都要打针。我对打针有很大的恐惧感,刚开始妈妈也不熟练。于是最初的一周每晚可以听到我的声嘶力竭的哭声从楼上传到楼下,妈妈也很疲惫。又一个晚上来临。妈妈对无精打采在床上翻漫画书的我说:“儿子,该打针了。”我哽咽着说:“妈,打针很疼。”“那我们就不打了。长得不高也不要紧,只不过游乐园好多好玩的项目你玩不了,大自行车你也骑不了,别人看你好奇的目光你不在意就行。”妈妈停下来,给我时间思考。我愣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继续打针。打针的时候我又哭了,不过没之前那么厉害了,针拔出来之前就哭完了。第二天晚上我主动去冰箱拿了针和水剂对妈妈说:“妈妈,我们来打针!”妈妈紧紧地将我搂在怀里。 

    假期里妈妈给我报了夏令营的活动。我太高兴了!5秒钟后我突然想到了个重大问题:家长不能一起参加,那我打针咋办?但妈妈告诉我一个惊喜,有好工具可以让我自己打针,这就是金赛增的电子注射笔。而且注射时看不到针头,我心里恐惧感大大减少,也不那么感觉疼了。我在家反复练习了几天就能够自主打针了。

     如今,我每天都独立给自己打针,再也不用爸爸妈妈帮忙了。每天还坚持跳绳游泳,希望我在18岁之前能够长到标准身高!

 上海 金赛增生长激素水剂短效 用药一年

意见反馈

欢迎填写表格或发送邮件至:.

感谢你的宝贵意见

可否留下您的联系方式!如有需要,我们可能与您进一步沟通。

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码!
请输入正确的邮箱格式!

您的反馈,我们已收到,再次感谢!

我们会继续努力,把网站建设的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