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山游记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吟着陶渊明的归园田居,翕乎间仿若置身其中,远离了尘世的喧嚣,只留下心中如水的宁静。庐山真的如此吗?

“横看成岭测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带着兴奋好奇的心情,我们踏上了去往庐山的旅途,蜿蜒的公路缠绕着连绵的山峰,朦胧的雾气弥漫在山野中,偶尔露出些许山峰,犹如新婚的小姑娘,羞涩中略带兴奋,引得人们不断想去揭开她神秘的面纱。而随着行程的推进,它也变换着各种姿态,也难怪苏大诗豪折服于此。

“日照香庐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初升的太阳带着和煦的光芒润泽着山野万物,虫鸣鸟叫,连溪水也唱起欢快的歌谣,交织成一曲和谐的音律。白色的银带横贯天际,飞驰而下,如猛虎下山,如千军冲锋,如万马奔腾,恢宏的气势彰显着它那充满野性的气息,感染着周边,虫声嘶哑了,连花草也不禁失色。如此磅礴气势又怎能不引来诗情,引来无数的迁客骚人的?

正所谓“不到三叠泉,不是庐山客,”我们到了庐山又岂能不去?三千多阶台阶,近一小时的攀登,哗哗的水声开,始远远传来,站在三叠泉下,徒留下对造物主巧夺天工的技艺惊叹。远观三叠泉,一叠直垂,水从高处一倾而下,远看似雨雪交加,近观似大雾弥漫;二叠从高约50米处跌宕奔涌,带起散珠细雾,凌虚而下;三叠又长又阔,洪流倾泻,如玉龙直闯潭中,激起滚滚波涛浪花,在山色空蒙中,犹如一幅生趣盎然的水墨画。近看那泉水,奔腾之中带着宁静,犹如天成,与自然浑然一体,吞吐着天地灵气,却也终归泯灭于深塘。人生亦是如此,无论如何也逃不脱生老病死的宿命,与其争夺名利,倒不如尽心尽力为社会留下自己的痕迹,为子孙后代做出自己的贡献。

 

 

 

意见反馈

欢迎填写表格或发送邮件至:.

感谢你的宝贵意见

可否留下您的联系方式!如有需要,我们可能与您进一步沟通。

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码!
请输入正确的邮箱格式!

您的反馈,我们已收到,再次感谢!

我们会继续努力,把网站建设的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