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招贤纳士 > 员工关怀 > 员工感想

陈之东-我和金赛的故事

那年毕业,我背上行囊,只身来到广州,来到这里的我,茕茕孑立。
次听见别人叫“帅哥靓仔” “美女靓女”,那“靓”的发音和“浪”没有区别,次听见的我还吓了一跳。这里对我来说真的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至今想起,也有些佩服自己星火疾驰远赴千里的勇气,来到这里,我加入了金赛这个大家庭。
金赛渐渐地抚平了我的所有不安,虽然只有半年有余,对我的影响却深远。
企业的目的自然都是盈利,但若能够同时践行一个有所为之信念,那自然是值得浮一大白的事,金赛就是这样一个企业。
昔日,佛于菩提树下证道,曾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说:“天上地下,惟我独尊。”有人不解,认为这简直就是魔,然而,佛陀终究是佛陀,这个“我”非狭义的“小我”,而是“大我”,是愿苍生人人如龙,能够有尊严的活着。
不幸有千万种,但只要有一种降临,它就会成为痛苦,有尊严的活着就成了泡影。
矮小患者,烧伤患者,不孕患者,他们的痛苦源于身而伤于心。
矮小者的目光从来都是仰视,如同被闭锁在森林中间的灌木,无论俯视下来的目光是不屑还是同情,皆是钝刀割肉。
烧伤的火焰在身上燃起的那一刻便已经越过皮肤,肌肉,灼烧着骨骼,焚进了骨髓。
不能生育的家庭就像失水玫瑰,玫瑰美则美矣,却没有活力。
是金赛,是金磊博士,用生长激素给了矮小患者、给了不孕家庭以希望,用金扶宁抚平了烧伤患者的伤痛,给了这些人们以更有尊严的活着的机会。这是万家生佛的盛事。
让我至今记忆犹新的是,那时候初中,同学喜欢叫矮小的人“矮冬瓜”、“三寸丁”,这些极具侮辱性的外号伴随了我的同学整个初中,每次有人说出这几个外号,他就会和人打架,他的表情从开始的愤怒到后面的麻木。我不知道怎么帮助他,但是想起来就会有种混杂很多情绪的不能言说的愤怒。怨怼苍天不公,同学冷血。
我见过一对老夫妻,他们没有孩子,我看着老人的眼睛,如同两口枯井,里面没有波澜,他们活着却没有了灵魂。
而烧伤的痛苦本就有十分,如果位置在脸上,那更是翻倍的痛苦。次看到烧伤患者的图片时,我震惊于世间怎么有这样痛苦的事,其伤心惨目,笔所难述。
金赛虽然还年轻,但却让这样的痛苦减少了,金赛20岁了,20年来这样的行善从未停止。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吸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
百年成长,百年金赛。执此善行,金赛又何止百年?愿与金赛共成长,百年金赛百年人。

意见反馈

欢迎填写表格或发送邮件至:.

感谢你的宝贵意见

可否留下您的联系方式!如有需要,我们可能与您进一步沟通。

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码!
请输入正确的邮箱格式!

您的反馈,我们已收到,再次感谢!

我们会继续努力,把网站建设的更好。